DCC:让算力成为红利

1 年多前 · 原创文章



1

自计算机刚呱呱落地之日起,算力便成为这个新生力量最为核心的资源。

计算机技术的每一次进步,从物理层面上来看,可能是工艺/材料/架构所带来的进步,而归根结底,其实是算力的进步。而单一计算机的进化是有极限的,这个极限也就是算力所能达到的极限。在技术尚未突破天花板的情况下,想提高算力,人们往往只有将单一计算机的硬件属性堆叠到技术所能达到的极限——而这种情况,由于投入与消耗太高,几乎只有国家层面才能做到,而这样的算力,也只能用于最为高精尖的重要行业,社会上更为普遍与广泛的需求,将无缘算力红利。

而到了互联网时代,单个计算机的信息孤岛状态被打破了,网络逐渐连接起全球的计算机硬件资源。因此,单个计算机算力的上限虽然固定,但随着同一网络中所连接的计算机数量的增长,总算力便会得到可观的增长。而随之而来的问题是,互联网虽然连接起全世界的“孤岛”,但却没有解决“岛”与“岛”之间的信任问题——而在整个前区块链时代的人类社会,所有分工协作交流的基础,都是由“信任”所产生,所保障。


2

我们曾都会这样幻想:“要是全世界每个人都给我一块钱,那么我就是亿万资产的超级富豪了!”可在现实中,为什么全世界每个人都会相信我,给我一块钱呢?互联网时代的算力瓶颈,遇到的也是这样的一个问题:“如果全世界的算力都能为我所用,那该多好!"

可全世界的算力,凭什么给我用呢?

因此在互联网时代,算力虽然理论上被连接在一起,但能够共同协作的算力资源,其实也十分有限,而更多地是富裕的大型商业共同体,通过自身的投入,搭建起一定规模的中心化算力池,提供有限的算力服务。

直到区块链的出现,才深刻地改变了这一切。

作为“去信任化”的机器,区块链的构架模式,让陌生的资源与资源之间,协作变得不仅可能,而且高效、简洁、低廉。也正是因此,在此之前很多需要一个中心化的共同体来组织、协调的资源调配模式将被打破,取而代之的则是无数个平等的资源节点,通过共识联合起来。

 3

在区块链时代,如Baer Chain所独有的分布式算力集群(DCC)这样的架构,能够轻易地打破互联网时代中心化云算力的天花板。DCC使得整个网络所能够容纳算力节点的上限,将只取决于社会所能提供的算力节点数量;而由于Baer Chain所独有的CREM机制,使得每个算力节点都能因为提供资源而获得收益,进而愿意为Baer Chain提供资源,并成为整个Baer Chain生态中的参与者。

这样的良性循环,将成为Baer Chain生态不断发展与完善的最佳动力,而生态中的每位参与者,都将享受算力增加所带来的各种红利:链上的游戏体验感大大被增强——玩家增多——吸引更多的开发商进入——提供更多更好的游戏——形成更良性的生态架构——BRC的价值稳步提升。

在昨天的故事里,我们设想是通过“睡眠算力舱”来为生态提供更多的算力资源;而实际上不管技术是如何发展,不管算力是由睡眠、运动、吃饭、甚至呼吸来提供,只要这样的算力资源能够满足Baer Chain所编写的Quorom Protocol(基于智能合约)条件,获得准入许可后,便可并入DCC网络,为整个Baer Chain链上生态提供充足的算力资源。

4

算力对于区块链的意义,在发展的早期,可能是挖矿,是出块速度这样的纯技术指标;而随着技术的进步,更加完善的共识机制的出现,算力的作用将会不只局限于满足挖矿或者出块,而是在更大范围内得到更加完善的运用。这符合人类社会对资源利用的趋势:首先满足生存的需要,然后满足生活的需要。

“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”,充足的资源,才能够产生恢弘的文明,就如同Baer Chain的DCC架构,能够让每个参与者,都充分享受算力所带来的红利。



BRC

区块链游戏产业生态平台